• <nav id="vg1hl"><code id="vg1hl"><meter id="vg1hl"></meter></code></nav>
        <strike id="vg1hl"></strike><sub id="vg1hl"></sub>
        <wbr id="vg1hl"></wbr>

          1. <wbr id="vg1hl"><pre id="vg1hl"></pre></wbr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2. 中国自动化轧机 新浪微博
        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 成功案例解析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电话: 0769-89786889 (10线)
            地址: 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良边工业区智科科技园
            网址: www.hellosweetiepodcast.com

            QQ/微信:18691726039

            邮件:zk0086@yeah.net

            联系人: 刘 工(先生) 
            18691726039 

            13650007499

           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成功案例
            给“陕西有色金属”定制的钛合金线材轧机线
            浏览次数:2565次 发布日期:2022-4-3 9:11:52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案例三十一:给“陕西钛合金金属”定制钛合金线材轧制线

            用户要求:
            ①  材质:钛合金线材;
            ② 规格:直径φ3mm±0.2mm;
            ③ 来料为卷状,内径φ400;
            ④ 要求最终厚度1mm±0.005mm必须同时进料为三条线材(主要是提高效率);
            ⑤ 要求轧制不能开裂、边缘不能有毛刺披风、不能有S曲线边现象、厚度不能有波浪纹出现;
            ⑥ 轧制过程中要解决钛材粘辊现象,钛材粘辊后面轧制出来的表面粗糙度就不能达到要求,必须解决这一现象;
            ⑦ 生产效率:每条计算20米/分钟那么同时进三条就是每分钟生产60米钛合金线材。

            案例分析:
            ① 首先通过我们对钛材的试轧,材料在冷轧下开裂严重,用普通轧机轧制出来表面波浪纹非常严重,并且我们的轧辊表面硬度也有HRC63度,通过几十次的轧制后,轧辊轧过的地方留下很深的印记,如下图所示:
            ② 我们在对材料进行加温,温度低还是会轧制变形、并且材料氧化比较严重;

            最终解决方案:
                   2014年7月最终我们通过不断改进完成了该项目,得到了陕西朗万金属高总和我们最初的定制要求:整台设备包括离合器放料(同时放三卷料都是单独放料)→管式退火炉→四辊轧机(工作辊采用钛合金专用钨钢轧辊)→恒温隧道炉→一台张力收卷机(每一台收卷机都是单独控制的)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地址: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良边工业区智科科技园   电话: 0769-0769-89786889   联系人: 刘 工(先生) 手机: 18691726039

            ·版权所有 (C) 2008 东莞市智科精密机械有限公司 | 技术支持:共赢网络 | 网站管理 | 博客管理 粤ICP备14042428号

            采暖炉,振动试验机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贸易通:东莞智科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Skype:Call me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邮箱:发送邮件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手机:18691726039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联系人:刘工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线客服
            好想被狂躁a片视频无码-6080yy无码一区二区播放-a级黑粗大硬长爽猛出猛进-精品久久久久无码专区中文字幕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