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vg1hl"><code id="vg1hl"><meter id="vg1hl"></meter></code></nav>
        <strike id="vg1hl"></strike><sub id="vg1hl"></sub>
        <wbr id="vg1hl"></wbr>

          1. <wbr id="vg1hl"><pre id="vg1hl"></pre></wbr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2. 中国自动化轧机 新浪微博
        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 成功案例解析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电话: 0769-89786889 (10线)
            地址: 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良边工业区智科科技园
            网址: www.hellosweetiepodcast.com

            QQ/微信:18691726039

            邮件:zk0086@yeah.net

            联系人: 刘 工(先生) 
            18691726039 

            13650007499

           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成功案例
            给“斯坦福大学”定制的粉末合金轧机
            浏览次数:2659次 发布日期:2013-11-9 23:26:16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导师要求

            ① 能兼容轧制钛合金粉末、纯铜粉、铁铝合金粉末,这三种材料必须都可以轧制;

            ② 轧机的转速在0.514RMP;

            ③ 轧制宽度小于或等于150mm;

            ④ 轧制力控制在12000N;其他规格请致电18619726039刘工咨询;

            ⑤ 要求轧制在轧制不同材料、不同厚度,必须做到密度根?轧制力可调;

            ⑥ 轧制厚度0.155.5mm可调;

            ⑦ 轧制宽度两边平整不能有破边、残边,更不能中间密度大两边松散,比如中间达到85%的密度,两头必须控制在误差±1%的密度误差。

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案例分析

            ① 首先在轧机上面我们主要考虑密度可调这点,粉末轧机就光调节密度这点就必须使用液压缓冲才能解决此要求,当然我们还是采用轧机被动轧辊加出力200T的液压缸解决这一点,通过流量解决轧制密度,最终通过测试不同压力的确轧制后的密度可以控制在30%85%之间;

            ② 到时提出轧制厚度0.155.5mm可调,那么轧辊直径就很关键,同时要满足0.15薄带粉末的轧制还要考虑5.5mm厚带粉末的轧制,薄带轧辊直径φ30mm这是理论值,厚板轧辊直径φ310mm这是理论值我们取最小值、当然最大值φ800mm这肯定不现实,通过综合计算最终和导师轧辊直径定位φ265mm;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地址: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良边工业区智科科技园   电话: 0769-0769-89786889   联系人: 刘 工(先生) 手机: 18691726039

            ·版权所有 (C) 2008 东莞市智科精密机械有限公司 | 技术支持:共赢网络 | 网站管理 | 博客管理 粤ICP备14042428号

            采暖炉,振动试验机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贸易通:东莞智科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Skype:Call me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邮箱:发送邮件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手机:18691726039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联系人:刘工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线客服
            好想被狂躁a片视频无码-6080yy无码一区二区播放-a级黑粗大硬长爽猛出猛进-精品久久久久无码专区中文字幕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